您的位置: 莱芜资讯网 > 星座

尚思家乡乐见后学将起成名他处痛惜先生已去

发布时间:2019-10-09 22:58:40

  尚思家乡 乐见后学将起 成名他处 痛惜先生已去

  昨日,中国一代史学大师、泉州籍的百岁教授蔡尚思先生追悼会在上海举行,社会各界为失去这样一位学界泰斗而倍感惋惜。在蔡尚思的故乡泉州,蔡先生亲人、朋友以及各界人士也以各种方式进行缅怀。在第一时间采访了蔡先生的学生、亲人和朋友,通过他们的叙述,向读者展示大师的人生经历和非凡的人格魅力。

  ■蔡先生是一位性格倔强而充满棱角的学者,甚至有点偏激,但是一旦发现自己错了,他马上就能改正。但正是因为纯正,使得即使那些被他开罪的学者,都由衷敬重他。

  为何爱争鸣:不争鸣就成不了大家

  蔡尚思先生在学术界是出了名的敢言者。在他的学生施宣圆看来,蔡先生是一位性格倔强而充满棱角的学者,甚至有点偏激,但是一旦发现自己错了,他马上就能改正。

  解放前,蔡尚思就因批判封建礼教道统而得罪国民党当局。他认为,学者的良知在于讲真话。他反感那些看风使舵的所谓专家。他说:学术贵在争鸣,没有争鸣就不能有所创新,自成一家。没有争鸣就只好陈陈相因,人云亦云,变成奴才,止步不前,葬送学术。

  上世纪80年代,施宣圆担任上海《文汇报》学林版面主编,该版面是学者们发表学术见解的一块阵地,当时在全国影响很大。蔡尚思曾经在学林版上撰文提出:学术没有禁区,学术必须民主,学术必须争鸣,没有争鸣就没有学术,就出不了大家。这期间,施宣圆见证了蔡尚思两次影响巨大的争鸣行动。

  一次在上世纪80年代初,时任南京大学校长的匡亚明教授在《如何实事求是地评价孔子》一文中提出对孔子评价应采用三分法。蔡尚思不同意这种看法,于是针锋相对地发表《也谈实事求是地评价孔子——与匡亚明同志商榷》一文,提出对孔子评价采取两分法的说法,这个争论一时成为学术界美谈。

  第二次是,社会上流行儒家资本主义的说法,持这种观点的学者认为儒家学说对上世纪90年代亚洲四小龙的经济腾飞起关键作用,蔡尚思发表《我爱孔子,尤爱真理》与之争论,说孔子学说的封建性质不会促进资本主义的发展。

  在施宣圆眼中,这位老师既不温和,也不圆滑,会上,他喜欢直话直说,喜欢与人争鸣,常常是会上与人针锋相对、面红耳赤;会后则与争论者坦诚相见,甚至握手言欢。但正是因为蔡尚思的纯正,使得即使那些被他开罪的学者,都由衷敬重他。□ 黄帆

  乡愿:愿家乡成学者之家

  蔡尚思先生口中的学者之家,是德化图书馆。这里不仅保存着蔡老对家乡教育事业的期望,也珍藏着他治学的心血。20多年前,蔡老将自己珍藏的上千册珍贵图书赠给德化县图书馆,并亲笔为图书馆书写学者之家的题词。

  蔡老大半生治学都在图书馆中,他视图书馆藏书多少为家乡教育质量的一个具体表现形式。虽然在家乡读书的时间并不久,但这里的私塾和老师在蔡老的学业启蒙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上世纪80年代,德化图书馆的藏书有限,乡亲精神文化生活也较为贫乏。了解到这些情况,蔡老邀请家乡文化工作者到上海家中,和他一起整理自己的藏书。在一个多星期的时间里,一共整理出图书1000多册,涉及历史、哲学、文学等各个方面。

  据图书馆工作人员回忆,蔡老在为图书馆题词时沉思良久,最后写下学者之家。当时有工作人员说,恐怕一个图书馆担不起这四个字。蔡老则说,学者之家可以作为一个永远的奋斗目标,他希望图书馆能培养出更多的书虫,再从众多读者中产生更多的学者。

  乡情:热土养育时代学者

  近日,得知蔡尚思先生逝世,泉州学界人士深表哀悼。福建省政协委员、泉州学研究所所长林少川说,虽然先生去世,但他求学、治学的精神,深深影响着后世学子。

  对蔡老的最初印象,林所长说是在大学读书时。厦门大学历史系庄为玑教授时常告诉学生,蔡老是刻苦治学的榜样。30年前我从老师口中听说,蔡老在年轻时就曾有一年里每天都在图书馆读书十六七个小时的经历,白天在图书馆勤工俭学,晚上向图书馆老师请教学问,书虫的精神感动了当时我们的许多同学。

  泉州这片土地上诞生像李贽、蔡尚思这样的思想家,也有其深层次的原因。蔡老的父亲是私塾教师,早期他接受的是传统儒家教育,后来他出外求学,是受泉州海洋文化敢于拼搏精神的熏陶,林所长说。蔡老尊崇明朝泉州思想家李贽,认为他是反儒学旧传统思想的首席代表,李贽游学各地的经历对蔡老求学触动很大。蔡老以王国维、梁启超、蔡元培等人为师,体现了他海纳百川、取各家之长的学术特点;游学北京、上海、南京等地,则是仿效李贽周游各地。

  蔡尚思先生生于这片土地,家乡也一直支持蔡老的学术研究,还出资帮助他编写《蔡尚思全集》。

  据蔡老的学生施宣圆先生回忆,2005年元旦前,我到医院探望他,告诉他说要和上海古籍出版社的领导到泉州签订《蔡尚思全集》合同,蔡老激动不已。

  一提起全集,蔡老总说家乡政府出钱为他出书,他愧不敢当。不过在感谢之余,他对出版全集是很认真的,那些着作要收,那些着作不收,甚至连什么时候写的,他都记得清清楚楚,连医生和护士都佩服他的好记性。

  家乡支持出版的《蔡尚思全集》是蔡老一生心血的总集。2005年《蔡尚思全集》首发式在泉州举行,林所长说,在这本全集中,大家看到了蔡尚思先生博大精深的学识,还饱含家乡人民对蔡老的一片乡情。□ 王宇

  为何能博学:善治学者必善求师

  ■王国维、梁启超、陈垣、梅光羲、蔡元培、柳诒征等都是蔡尚思的老师。

  有人说,如果选当今中国古书的博学之人,惟北钱南蔡而已。北钱即北京之钱钟书先生,南蔡便是在上海复旦大学任教的蔡尚思先生,足见蔡老学识渊博。蔡尚思自己形容他的治学之路——我平生治学,从文学入门,以中国通史为基础,以中国文化史、学术史为专业,以中国思想史为重点,文史哲相结合,把文化、学术、思想贯穿起来。蔡尚思先生如此博学,除了他有百岁之寿福,一个重要奥妙就是他有独特的求师之道。

  蔡尚思的学生、晋江籍知名文化人士施宣圆说,蔡尚思之所以有现在这样的成就,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在于勇拜古今大家为师。蔡尚思的启蒙老师,是唐宋八大家之一的韩愈。蔡尚思上中学时,因家庭穷困,经常到校长郑翘松家中借书。郑翘松是个前清举人,他热情慷慨地指点蔡尚思要想文章好,天天读韩文。以后,蔡尚思就经常在校长家里读韩愈的作品,还省吃俭用,向上海文瑞楼书局邮购了一部有500家注释的《韩昌黎全集》,终于把韩愈的作品读得滚瓜烂熟。韩愈不仅是蔡尚思的文学启蒙老师,还使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小水出小鱼,大水出大鱼。要求大学问,必须到大学者云集的北京去。由此,蔡尚思迈出了外出求学的脚步。

  1928年,蔡尚思只身抵京求学。蔡尚思从城里骑着一头毛驴来到清华园,想拜梁启超为师。时任国学研究院办公室主任的吴宓告诉他,梁启超先生不在校中,王国维先生也是大学问家,可以先拜王先生为师。蔡尚思于是大胆拜王国维为师。

  当年11月,梁启超到了清华大学。蔡尚思不敢唐突大师,先给梁启超写了封信。这封充满韩愈风格的拜师信打动了梁启超,两天后,梁启超回信:大稿留读,具见真思,更加覃究,当可成一家之言。于是收下了这个弟子。

  拜了王、梁为师后,蔡尚思又拜北师大名学者陈垣为师,又到天津拜梅光羲为师,接着又拜蔡元培、柳诒征为师这些学术大师从不同的方向给蔡尚思巨大的帮助。蔡尚思在其自传里总结道:王国维教我治经学与勉励我不自馁、不自限;梁启超鼓励我成一家之言研究思想史;陈垣教我言必有据,戒用浮词;梅光羲最鼓励我治佛学;蔡元培在教育行政上做出最好榜样与常介绍我教大学;柳诒征给我多读书多搜集资料的机会与经常为我讲近代掌故,这个长辈给我的教益,超过了我的所有老师,是我学术上的最大恩人。蔡尚思在复旦居所的客厅里,便高挂一幅由顾廷龙书写的条幅,上面是王国维、梁启超、柳诒征、顾颉刚四人对蔡尚思的勉励之词。□黄帆

  为何推崇墨家:墨家最节俭墨家最利彵

  ■蔡尚思生活俭朴,不吸烟,不饮酒,不喝茶,只饮白开水,用信封也要分清公私,八九十岁高龄时仍挤着公共汽车,但却乐于助人。蔡尚思被称为当代的墨家钜子。墨家思想不仅深深地渗透他的学术思想,也渗透到他具体的生活中。

  蔡尚思一直认为,在中国传统思想文化遗产中,最值得继承与弘扬的,是长时间被忽视、被压制的墨家思想学说。他认为,中国传统思想文化史上形成了朝野两大系统,即在朝的儒家与在野的墨家。他强调,在中国古代思想家中,优点最多的是墨家。敢于为百姓鸣不平的,多是墨家。墨子爱人,先贫贱后富贵,墨子也最利他。

  蔡尚思高度评价墨子思想,大力提倡墨学,在其立身行事中,也处处以墨子精神自律,成为墨学当代一位极为认真的身体力行者。2005年《蔡尚思全集》出版之际,几位蔡老的学生、同事来泉,和聊起了蔡老的一些故事。

  南京军区政治学院李妙根教授是蔡老的学生,他告诉,蔡先生当老师是非常严厉的,容不得学生在学术上捣糨糊。但是,在生活上,颇有墨家的兼爱利他之风。蔡尚思着作多,稿费多,生活比较宽裕,但看到一些同事生活贫困,就想办法帮助他们,但又不好直接给。于是他就向同事们求助,比如请他们帮忙校对一下书稿,抄写一些材料,象征性地劳动一下,然后给他们高额的报酬。

  在个人生活上,蔡尚思非常俭朴,也符合墨家节俭的要求。他从不吸烟,不饮酒,在家里连茶也不喝,只饮白开水,衣服力求简便,饮食与全家老幼一样。年轻时以墨子日夜不休的精神苦读苦思,退休后,老而弥坚,以八九十岁高龄仍挤着公共汽车,从复旦大学赶往数十里外的上海图书馆及该馆长乐路藏书处查阅资料。他当过沪江大学校长,以后又当了复旦大学副校长,从副校长岗位上退下来以后仍任复旦大学校长顾问,但他不用公车办任何私事,连用信封、信纸都公私分明。□ 黄帆

  为何能长寿:炼身养心两不误

  ■他坚持冷水浴50年。

  ■他自称为忘年人,是忘记了年龄的人。他认为身体健康不在于吃好,更不要迷信什么营养品、保健品,主要是心身健康,想得开,放得下。

  蔡老还有一个让人难忘的地方,就是他对生命的态度。他曾经说:人一要炼身,二要养心。

  蔡先生所谓的炼身,就是锻炼身体。大家都知道,蔡老坚持冷水浴50年,他家有一个特制的大陶缸,每天清晨他都要在缸里泡一泡冷水,做各种动作,然后冷水浇头,擦身。96岁那年,经家人劝说,才停止冷水浴,改为早晚在宿舍周围散步。他不管春夏秋冬,刮风下雨,晚上睡觉都要开大窗门,让空气流通。他经常到外地参加学术研讨会,每到之处,有山,他必攀;有水,他必游。他还自己发明了一套自称为蔡氏的简易健身运动法。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起,他有几次骨折,1992年又动了胃部大手术,经过治疗和加强运动,很快好了。他把自己的健身体会写了一本题为《主动哲学与健身经验》的书。有一次,一位韩国教授来拜访他,要他介绍健身运动法。蔡尚思积极做示范动作,韩国教授如获至宝,回到国内广为宣传。

  至于养心就是心情舒畅,思想乐观,精神饱满,不要有任何负担,特别不要有精神上的包袱。他自称为忘年人,说一个人不要老是想到自己的年龄,不要想到自己老了,要向前看。身体健康不在于吃好,更不要迷信什么营养品、保健品,要心身健康,想得开,放得下。他是我国着名的历史学家,因为退休早,又由于种种原因未能评上博士生导师,而他的学生大多是教授,有的是博士生导师。许多人为他抱不平,他却胸怀坦荡,毫不介意,说:单干汉,照样干工作。他视名利如浮云,对于要他填写的各种各样名人录,他一概不理睬;对于学生帮他整理书稿的稿费,他全部交给学生,自己从不留一分。□ 黄帆

  【追忆】

  治学大师 乡思难治

  年少时,家乡的启蒙教育,使他走上学术大家的道路;耄耋之年,根的思念,让他挂心家乡的教育事业;在他身后,不仅给家乡图书馆留下了上千册藏书,还为后世学子留下了刻苦求学的态度和不惟上、不惟书的治学精神。

  乡恋:最想念老家老树根

  少小离家老大回,自从1928年蔡尚思先生离乡求学,1987年12月蔡老回乡探亲,在近60年后他再次踏上这片土地。蔡老下车的第一个心愿,就是看看故乡三老:老屋、老人和老树根。

  老屋是蔡老在德化浔中镇浔中村的故居。近60年时间过去了,老屋遭到损毁。蔡老的侄太孙蔡志平说,当时蔡老站在老屋旧址前不到100米的地方,和家人谈起儿时在房前屋后的往事,时而眉飞色舞,时而不语沉思,话语里却一直透着对老屋的怀念。

  老屋不在了,少年时的伙伴也大多故去。在家乡,当时82岁的蔡老很难找到当年生活在一起的朋友,他常常感叹儿童相见不相识,离家时亲朋好友大多风华正茂,而当他回乡时已是耄耋老人,能够谈起年少往事的人们也大都逝去。

  多名木古树是德化县一大特色,蔡尚思少年的记忆中也少不了它们的身影。离乡多年,家乡的老樟树经常出现在蔡老的脑海中,被他视为家乡的标志。1987年回乡期间,蔡老就特意来到德化美湖,请随行人员为他拍下德化樟树王树根的照片。身旁人问为什么只拍树根不拍大树,蔡老说,看到树根就想起故乡,我在外多年,能以此慰藉思乡之情。

  据时任德化县文化局副局长的邓纪烟回忆,对于家乡的老屋、老人和老树根,蔡老把更多的思念寄托在诗歌里。在回乡期间他写下诗歌《也是回乡偶书》:年少离家年老回,声音仍亮步如飞,故人都逝无人识,好像我从天上来。一片游子思乡之情尽在其中。除了诗歌,蔡老还把自己的部分藏书捐赠给德化图书馆,希望将来这里能成为学者之家。

中医减肥
交通事故
软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