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莱芜资讯网 > 游戏

魔装 第一五二章 驯服鬼獒

发布时间:2019-10-12 19:14:57

魔装 第一五二章 驯服鬼獒

休息了一夜,清晨苏唐等人开始向薛东举所说的方向前行,平常人在森林中穿插,大部分精力都用来防范各种毒虫的袭击,而苏唐却能感应到周围所有的变化,像在自家后院行走一般轻松。

更远的地方,还有楚宗保的大黑侦察,他们不会走冤枉路,不会绕来绕去,速度自然很快。

临近中午,楚宗保突然道:“命主,我看到那头畜生了好大的体型……简直比野牛还要壮……”

“在什么方向?”苏唐问道。

“那边。”楚宗保用手一指,随后顿了顿:“它好像察觉到我们了……呵呵……它藏起来了,就藏在那棵红松后面……”

“你们跟在我后面。”苏唐轻声道:“不要离我太近。”

“是。”宝蓝等人齐声应道。

苏唐当先向前走去,他背后多了一只黑色的大水囊,成为宗师之后,受惠极大的小不点食量疯长,每天都得喂上几十次,就算苏唐再疼爱小不点,时间长了也未免会有些烦躁,毕竟是爷们,耐心方向肯定要差一些,而且苏唐又有点自私,觉得喂养小不点是亲人的特权,不愿让宝蓝他们代劳,最后索性一次捏碎几十颗五花聚顶丹,又从战利品中找出一个水囊,擦洗于净,泡了整整一大水囊,反正小不点在偷酒的历程中早已把拔塞子、按塞子的技巧练得很熟稔,什么时候想吃自己动手好了。

走了十几分钟,后面的楚宗保发出呼哨声,其实用不着楚宗保提醒,苏唐已看到了那颗红松,也感应到鬼獒的气

苏唐若无其事的继续向前走,小不点坐在苏唐肩头,眼中散发出兴奋的光彩,在它的世界里,这次行动是最有意义的,因为和苏唐讲过的故事中的情节很相符,公主斗恶龙啊……

躲在红松后的鬼獒,悄悄用尾巴卷起一块石头,接着向山坡上扔去。

砰……石头滚落在草丛中,苏唐很自然的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下一刻,鬼獒已从树后绕出,先是伏低身体,接着猛地纵身而起,象一道黑色的闪电划开空间,直射向苏唐。

不过,苏唐的速度要比鬼獒快得多,很随意的向前踏出一步,那鬼獒便扑了个空。

看到鬼獒的真面目,苏唐也有些吃惊,那鬼獒的体型太大了,四肢撑地,背高接近一米六、七,而且鬼獒象是多种动物的混合体,面目丑陋似恶鬼,颈后的长毛如雄狮,粗壮的利爪如恶虎,流畅而矫健的体型如灵豹,摇来晃去的尾巴又象是一条蛇。

没有扑到苏唐,鬼獒似乎有些惊讶,好奇的打量着苏唐,随后慢条斯理的走到一边,趴在地上,片刻,于脆转了个身,肚皮朝天,还用爪子不停抓动着,好像在挠痒痒。

苏唐缓步向鬼獒走去,鬼獒看起来还是没有任何警觉,这种姿势,显然把它的威胁性降到了最低。

就是苏唐距离那鬼獒还有几米远时,鬼獒突然甩头,一道淡淡的影子射向苏唐脚踝,要比它刚才扑击的速度快出几倍。

苏唐向傍边侧步,让过鬼獒弹出的舌尖,舌尖落空,闪电般缩回去,接着再次弹出,刺向苏唐的脖颈。

苏唐再次侧步,一股腥风擦着他的身体飞了过去,他始终没反击,就是想看看鬼獒都有什么本事。

“这家伙好像没你们说得那么厉害啊。”赵大路低声道。

“你拿命主和我们相比?”宝蓝露出苦笑:“命主在斗士的时候,就能轻松击杀一位宗师了,现在命主已经晋升为宗师,我猜……就算是大宗师,也未必是命主的对手。”

“刚才那两下,如果换成我,真未必能躲开。”岳十一低声道。

鬼獒见自己的攻击都被轻易避开,变得紧张了,猛地翻过去,慢慢挺起身体,喉咙间发出威胁性的低吼声,接着一步步向后倒退。

“命主小心。”楚宗保扬声道:“鬼獒的舌尖不但可以吸血,还可以喷出血液,而且是混合了胆汁的毒液,腐蚀性很强。”

“知道了。”苏唐道:“小不点。”

小不点振动双翅,向那鬼獒飞了过去,手中的小鞭子啪啪甩了几下,一道道绿光落在了草丛中。

对这么个小东西,鬼獒是非常轻视的,它压根没理睬小不点,只是死死盯着苏唐。

在那鬼獒身后,十几根蔓藤已静悄悄生长出来,向鬼獒缠去。鬼獒的感应能力虽然敏锐,但蔓藤的气息与森林不分彼此、融为一体,凭感应是感应不到异常的,只能用眼睛去看。

在苏唐等人的视线中,鬼獒一步步退入陷阱,一根根蔓藤突然启动,缠到那鬼獒的后肢上,鬼獒猛然惊觉,用全力跳往空中,但这个时候已经晚了,在小不点的指挥下,蔓藤一起向后收缩,硬生生把那鬼獒拽了回来。

鬼獒当即变得疯狂了,拼命挣扎着、咆哮着,试图挣脱出来,蔓藤本来极为坚韧,但在鬼獒的利齿和锐爪下,变得豆腐般脆弱,不过,更多的蔓藤生长出来,从四面八方铺天盖地的卷向鬼獒,不要说一只奇兽,就算是宗师,又有灵器之威,落在这种陷阱中,也很难有逃生的机会。

见鬼獒已经受制,宝蓝等人都走了过来,鬼獒的嚎叫声惊遍四野,而且斗志旺盛,在里面挣扎了足足十几分钟,也没出现转弱的迹象。

“我的头好像有些晕……”岳十一道。

“知道为什么吗?”楚宗保笑道。

“为什么?”

“宝蓝那里有喝水的杯子,用杯子装满水,认真看,你自己会明白的。”楚宗保道。

岳十一有些狐疑,但还是按照楚宗保的话做了,接着突然发现,每当鬼獒嚎叫的时候,杯中的水就会出现一阵阵微妙的震动,震动似乎是从内部引发的,而且频率极快,再观察四周,那些树木灌丛也一样,无数枝叶都随着鬼獒的嚎叫声簌簌发抖

“我们的耳朵只能听到一定极限的声音,而且没办法分辨声音中蕴含的力量。”楚宗保道:“实际上,鬼獒的叫声比你以为的大得多,但我们听不出来。”

岳十一用手捂住耳朵,楚宗保摇头道:“没用的,只要你身体里有血、有水,就可能受到伤害。”

“小不点,让它把嘴闭上。”苏唐道。

“哎。”小不点很痛快的应道,随后控制蔓藤缠上鬼獒的嘴,震耳的嚎叫立即变成了不甘的呜咽。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鬼獒的挣扎依然不见转弱,苏唐有些不耐烦了:“老楚,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命主,这是好事啊。”楚宗保急忙道:“这只鬼獒坚持得越久,证明它的成长空间越大,而且被驯肝'后,也会更加忠诚。”

“算了,我们到一边去等。”苏唐道:“小不点,你小心一些。”

“哎……”小不点没回头,也没时间回头。

“命主,最好是您自己动手。”楚宗保低声道:“鬼獒只会对一个主人臣服。”

“我可做不来这个。”苏唐连连摆手:“来抓鬼獒,也只是想让小不点多个玩伴。”

鬼獒刚才的嚎叫声不知道传出多远,现在虽然叫不出来了,但呜咽的响动也不小,从中午到黄昏,短短半天时间里就有三拨人闻声而来。

每次大黑发出警示后,宝蓝就会走过来,让小不点藏在自己身上,然后装模作样的比划一番,鬼獒已经被蔓藤团团缠在里面,来看热闹的人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看到了也未必能认得,不过,他们知道这是在驯肝猛兽,饶有兴趣的看了一会,便转身离开了。

又过了两个多小时,天色已黑,小不点终于飞了回来,直接软倒在苏唐面前的树墩上,四肢摆出小小的‘大,字,口中叫着:“妈妈,好累哦……”

“那东西老实了?”苏唐笑道:“老楚,接下来怎么做?”

“接下来就简单了。”楚宗保道:“给它一个晚上安静安静,等到明天,分它点好处,等好处养成了习惯,赶它走它都不会走了。”

“什么好处?”苏唐问道。

“三眼大祖就是用丹药喂养鬼獒的。”楚宗保道。

“那东西能长这么大,莫非吃过修行者?”岳十一猛然想起了什么,能杀死修行者,自然意味着那只鬼獒有机会获得丹药。

“肯定吃过。”楚宗保道。

“吃过人的东西,也能被驯化?”赵大路瞪大眼睛。

“这种野物,肚子饿了,自然要捕食。”楚宗保冷笑一声:“全天下的野物都加在一起,能吃掉多少人?死在同类手中的人呢,又有多少?”

“老楚,你扯远了,我们现在聊的是那只鬼獒。”苏唐无可奈何的摇摇头,他知道,楚宗保年轻时候应该是受到了很亲近的人的伤害,到现在也无法释怀,所以,性格有些偏激:“天晚了,你们找些休息吧,也许明天还要和那鬼獒折腾一番呢,十一,今天晚上你值夜。”

“是。”岳十一应道,随后向楚宗保做了个鬼脸。

江门治疗癫痫病费用
十堰治疗盆腔炎医院
蚌埠治疗宫颈炎医院
江门治疗癫痫病医院
十堰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