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莱芜资讯网 > 娱乐

互联网先锋瑟夫眼中的网络隐私和谷歌眼镜网

发布时间:2019-10-08 23:34:29

据国外媒体报道,声名日盛的欧洲科技博客The Next Web的保罗-索沃斯(Paul Sawers)近日撰文,介绍了互联先锋温特-瑟夫(Vint Cerf)在一次会议上谈到的他对于络隐私、谷歌眼镜和图书馆未来等内容的见解。其中一些真知灼见令人动容,引人深思。以下为这篇文章全文:很难想象,如果没有互联,我们如何做到这一切:从络银行运转到宇宙深处探索。我们能够工作、学习、购物、看电影、订机票……这一切只需要一台便宜的笔记本电脑和一张皮沙发就能够做到。尽管有人认为沉迷络的生活并不健康,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络带给我们的惊喜。络改变了我们的生活,这已是老生常谈。但是,有时候,我们有必要坐下来想一想:我们是如何发展到现在的?重要的人物在互联的发展历史中,出现了很多杰出的人物

。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就是这样一位杰出的英国电脑科学家,他在欧洲核子研究组织(CERN)工作时发明了万维。正如你所知,络和互联虽然互相依赖,但却各不相同。互联是一种络基础架构,提供让全球电脑相互连接的基本框架。而早在伯纳斯之前,另一位名为温特-瑟夫(Vint Cerf)的电脑科学家已开始研究现代互联的基本雏形。早在1969年,瑟夫参与了一个重要的项目,该项目见证了人类历史上首条信息通过互联的前身ARPANET从一台电脑发送到另一台电脑。后来,他在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获得了博士学位,并到斯坦福大学担任副教授,并在那里开始研究分组络互连协议,而且还与人合作设计了国防部的TCP/IP协议族。现在,瑟夫已成为一家大型络公司的副总裁兼首席互联布道师。你可能听过这家公司的名称,它叫谷歌。本周,瑟夫出席了英国《卫报》(The Guardian)主办的Activate大会,拟探讨物联的问题。我们急切想知道他会说些什么,毕竟他是互联之父。我们的话题最好莫过于从美国绝密级电子监听项目PRISM开始,这个项目是在《保护美国法案》(Protect America Act)之后建立的一个富有争议的数据收集项目

。学教授杰夫-贾维斯(Jeff Jarvis)负责了此次采访。保护络隐私“互联上存在很多危险的因素。PRISM项目及其他项目提出了很多有关隐私的问题,但是互联上还有其他很多危险因素是需要我们进行防范的。”“络最开始是由清一色的电脑迷们创建的一个地方。但是,在络普及后,它必然会接触到所有人。因此,我们就会面临一些普遍的问题。”瑟夫避开了某些有关PRISM的敏感问题,而选择就某些更广泛的络隐私和安全路径问题进行回答。尽管如此,他的谈话听起来也颇有趣味。瑟夫谈“双重认证”“为了提高络应对各种攻击的能力,我们已采取了、正准备采取或应该采取必要的技术手段。”他说,“密码设置就是常被提及的一种方案

,但是它不是解决所有问题的方案。没有任何一种方案能够解决所有问题

。”事实上,瑟夫希望通过一些常见的方法来保护你的络安全,包括使用安全级别高的密码。但是,他特别倾向于使用“双重认证”的方法。“双重认证的方法有些繁琐,但是它实际上要比重复使用的密码强很多。”瑟夫说。“我刚到伦敦,以前常使用英国巴克莱银行发行的信用卡。你知道他们会给你发一个读卡器(你登录络银行账户所需要的个人设备),我当时就感到奇怪

,‘这是什么玩意儿?’现在我知道了,这就是双重认证。我当时感到印象非常深刻。同样令我感到印象深刻的是,尽管携带这样的读卡器有些烦人

,但是很多人实际上都在使用它。”瑟夫谈加密当然,由于PRISM项目引起了很大的争议,人们越来越担心:互联如果照此发展下去,将来会出现何种不可预测的情景呢?政府当局能够轻易获得如此海量信息的原因有二:其一,数据越来越多地被存储于云端;其二,坦率地说,公众也越来越愿意分享自己的信息。贾维斯称,他担心这种趋势会逆转,因为很多公司正在制定更严格的管制措施,而人们也开始质疑云端及其管理数据的方式。说得更具体一些,“当谷歌阅读我的电子邮件,并给我发来登机证的时候”,这是否得信息的方式也产生了无法估量的影响。事实上,现在由于智能和搜索引擎的存在,大多数问题都能够瞬间迎刃而解。当被问及他如何看待图书馆的未来时,他表示对于信息存储和代际传播的方式感到非常忧虑。如果保存得当,书籍能够在数代人之间进行传阅;但是,技术的快速发展让人们开始担心图书馆的未来。“你不知道我多么渴望确保图书馆的概念不会消失——它实在太重要了。但问题是,图书馆将需要保存品种极其繁多的图书以及越来越多的数字内容。”瑟夫说。“我现在确实非常担心,担心保存了数字内容,但却失去了它们的含义。”他继续说,“这意味着,你有很多保存了千年的数字内容,但是你不知道它们的含义是什么,因为用于解读它们的软件已经没有了,或无法再运行了,甚或你都没有运行它的平台了。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我们必须解决它。”当然,在更微观的层面上,想一想中学或大学里那些现已过剩的软盘或压缩盘。诚然,它们并非完全不可访问。但是,你需要花费很大一番功夫才能从中获取信息。现在想一想,在经过数十年、乃至数百年后,我们就真正有可能会失去很多信息。也许,我们眼前更需要担心的问题就是图书馆的概念是什么。对于你和我来说,它可能仍然是指储藏有很多纸质图书的实体建筑。从更抽象的层面上来说,它真的只是信息存储之地,任何人都可以访问到。“我们必须有这样一个概念,即有一个可以让信息得以积累、保存和管理的地方。”瑟夫说。“有些人认为,‘好吧,现在全部是数字内容,我们要做的就是运行谷歌索引。我并不认为这种观点正确。’”他说,“我认为,所有的基础架构,不仅应该创建,而且运行下去,以确保我们数字化的知识能够长期保存和反复利用。否则,我们将会失去运用所有人类知识的机会。”

智能零售系统
如何开通微信小程序
微店如何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