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莱芜资讯网 > 美食

王约 第十三章 少女变成了龙

发布时间:2019-10-12 20:46:29

王约 第十三章 少女变成了龙

遮天蔽日的双翼在第二层的空间中张开星空的摸样,仿若星辰的鳞片激起哮狮军团所有人心底最深的恐惧,力量在巨龙的身体流转,崩塌的城市残骸在龙爪之下变成陨落的星辰。

贝岚咬紧牙齿,汹涌的原力在他自身与长刀之间颤抖。

他见过巨龙,它们那些孤傲蔑视的眼神让贝岚想起自己还是穷小子时,狐裘貂皮的贵妇们。若不是巨龙和陆门凯厄之间的合作关系,贝岚决不会介意带着哮狮军团,用手里锋利沉重的礼品‘慰问’一下这些蜥蜴一样的生物。

可眼前的生物,它太过高贵,那些巨龙不值一提,它或许生来就是为了在这世界蔑视其他下贱的物种。

它飞舞于力量与美之间,飞在夜晚的空中,它的身体,即是一片星空。

贝岚还是想起来了,那些他也只是听说过的生物。

高高在上的星空龙族。

“多么大的惊喜!”贝岚侧身横刀,刀身闪耀熔浆的红光,他周身的空气变得滚烫扭曲,通红的眼神像是雪原上饿极了的银狼。

“所有人原地待命!”贝岚高呼,在哮狮军团人的眼中,他就是象征火焰的神明,无数火焰蒸腾而起,所有人的感官仿佛都被火焰烧焦。

“有生之年竟见过你这样的存在。”贝岚一步步上前,星空巨龙黑洞一样的双眼盯住正在挑战它的生物,它开始好奇,刚刚踏足这个世界,这个男人带来的危险的感觉让它如获珍宝。

“这把武器在无数岁月以前有着响亮的名号,有着震慑世界的主人。”贝岚将刀指向巨龙,脚步愈来愈快,“可‘那个地方’的人摧毁了所有,否认属于这把武器的荣耀。”

“可荣耀是太阳,它不会被摧毁,它只是在等待着破晓。”

“今日我贝岚,揭开夜晚的尘埃。”

贝岚手里的长刀仿佛融化,燃烧大地的赤红色液体流转成一把戒尺的模样,在火焰与燃烧之间,无数火苗不停嚎叫,在大地和巨龙组成的星空之间举行火焰的仪式,而那个踏破灰尘的男人,就是火焰们俯首的君王。

“星龙之陨,铸尺之日。”

“十宗罪——暴怒。”

······

“大人,事情似乎脱离了我的掌控。”

光幕中的人沉声不语,冒着精光的眼神静静的看着。

“贝岚······违反了《梵冈条约》。”人影有些颤抖,继续说。

“他动用了十宗罪?”

“是的,大人。”

“这必然会引起‘那个地方’的注意。”王座上的人起身,披风下的身影看不清面容,层层的威压透过光幕压的另一个人喘不过气。

‘大人’手指轻点光幕,身躯踏前,在另一人惊骇的目光注视下,穿越无数空间,亲身前来。

“该见见我的老朋友了。”

······

“咳咳。”白王拖着身躯爬起来,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将身体祸害成这样,习惯让白王觉得自然。

方才的一阵火焰风暴让白王感知不到周围的任何情况,似乎是要藏着某种秘密,白王不仅感受到一股灼热的原力,更有一种神秘的力量,那力量在白王脑海中勾勒出麻恩的脸。

“数字一么?”白王踉踉跄跄,不择方向的逃离这是非之地,碎石成群,白王的脚步愈加艰难。

“我该怎么办?”白王像是被摘了头的苍蝇,他第一次人生没有了方向,“谁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办?”白王喃喃地说,即使是家园被毁,前方也有一块刻着复仇的牌子供他努力,而此刻,他的仇人就在眼前,他只能狼狈的逃跑,就算是与仇人战斗也轮不到他,曾经的受难者却沦为旁观客。

像是被唾弃的老狗沉沦在无尽头的长街。

突然,一道银色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第二层,袍子下面的脖颈,带着挂有利斧的项链。

转瞬间,整片空间都因为这人的到来而被定格,贝岚的戒尺还停留在挥打星空巨龙的模样,从上方看去,星空巨龙的利齿闪耀星辰的颜色。

所有人的感官都随着此人的到来恢复,但替代的,是他们的身体牢牢的锁在这片空间之中。

“你违反了条约,贝岚。”像是站在极高雪山的顶端,声音比刺骨的寒风还要让人不寒而栗,在骨头内的每一角落冻结冰霜。

贝岚毫无动作,或者说他不被允许做出动作,甚至眼球不再转动,睫毛不会颤抖。

“曾经庞德触犯过我们,难道陆门凯厄也要试图挑战?”

白王静止在要迈步的动作,他很想回过头看看那张银袍下的脸,想尽一切办法将那张脸撕得粉碎,看清楚是怎样的喉咙发出的声音。

他认得那声音,即使夹杂在山崩地裂的轰鸣声中,他也能将这声音挑出来。

就是这声音命令哮狮军团的人毁灭了他的家园,轻轻一句话否认了所有人的生命。

银袍人!和他的银色巨斧!

“看来是我们太久没有展示过力量了。”

变成石头的贝岚周身散发着无穷的恐惧的气息,他太清楚触犯他们是什么后果了,曾经欣欣向荣的庞德,在他们眼中也只是一夜之间,万顷的帝国江山摧毁成废土。

或许曾经贝岚有过反抗他们的想法,但在这无穷尽的空间威压之下,他简直想狠狠扇自己几个巴掌,怒骂自己怎么会有忤逆的念头。

“这是惩罚。”

“铿锵!”

贝岚身上的铠甲在空间强劲的压迫下一寸寸龟裂,又瞬间飞在空中化为齑粉,在远处看去,像是孩童们打闹时扬起的红色尘埃。

鲜红的血液从贝岚的五官,每一根毛孔滴滴渗出,来自空间的力量不仅摧毁了他的铠甲,他的五脏,每一个器官都被蹂躏的扭曲。

“这只是对你个人的惩罚,其他事则会有人找上陆门凯厄。”银袍人年轻的声音塞满了对生命的淡漠。

“当然,此事到此为止,十宗罪还是属于你们的,这一切都是看在你们是陆门凯厄的面子上。”

说完,银袍人轻轻摇头,似乎对于这种琐碎小事感到厌烦,若不是某种名叫面子的东西在作祟,这样的事会直接从他的脑中过滤掉。

“处理完正事,余下的麻烦该清一清了。”

银袍人缓缓转过头,在能看到他的哮狮军团的将兵眼中,他的每一个微小的动作都跨过一片山川,又似乎根本没有任何动作。

“这个废掉。”银袍人轻一挥手,立在他下面的星空龙瞬间瘫软在地面,没有流出血液,却蒸腾出许多说不清颜色的气体,像是星空的颜色

,组成它身体的铠甲也攀上无数蛛一样的裂痕。

“那个······”银袍人看向白王,被他盯上的瞬间白王想捂住自己的耳朵,让那个变成废狗的贝岚站起来再封住自己的感官,最好将它们废的不会站起来为自己工作,他感到自己的心脏开始跳停,身上的汗毛胆小鬼一般要逃离他的身体。

白王思想最深处开始有一种念头,自己到底是怎样的大胆,该是多么大的勇气居然撑着自己要去复仇,杀掉那就是神明的男人。

“杀掉。”

话音轻落,却迟迟没有动静。

“呵呵呵。”银袍人笑出声,瞥眼看向一边的空间,那里一无所有。

“走吧。”银袍人抬步迈向虚空,连同着所有哮狮军团的人,身体渐渐模糊,直到虚无。

临走的一瞬间,银袍人回头又看了眼白王。

白王打了个寒噤,那是魔鬼在身后扼住他的喉咙。

“结束了么?”白王双目无神,盯住地上的一小粒沙石,沙石渺小的像极了他自己。

“吼。”轻微的龙吼听得出它的主人是有多么的无力,那是在回答白王:还没有啊。

白王深深吸了一口气,流淌出的汗水在地面集成一片水洼,贝岚做的一切与银袍人的那个眼神对比,是一片泛黄的树叶在和无垠的山川比掰腕子。

但我还是最不值一提的那一个。

白王仰头,拖着不值一提的身躯,转动不值一提的脑袋歪头看向星空龙,此时应该叫麻恩。

“麻恩。”白王轻声。

“吼。”麻恩用嘴中酝酿一团能量回答他,四爪艰难地支撑着摇摇晃晃的龙躯,无论再怎么摇晃,白王都丝毫不怀疑这条受伤的星空巨龙有杀死自己的能力。

能量在嘴中凝聚到最大,闭紧的嘴即将存放不下它。

白王终于知道麻恩要干什么了。

龙息!

······

“他们走了。”人影说着,整理凌乱的披风,“他们也不会再来了,你大可放心。”

“谨遵大人的话。”

“‘那个地方’不会在意像你这样的小人物,星空巨龙倒需注意,那个人没有杀掉那条龙也是看在星空巨龙的面子上。”

“你的疯狂要遏制住啊。”人影转身,拍了下俯身在他身旁的人。“古索尔。”

跪在地上的衣袍抬起头,露出古索尔苍老的脸。

“我会的,大人。”

“我知道你对炼金术有多么痴迷,我就来帮你完成最后的试炼吧。”身着披风的人抬手,无形的一道能量划过重重障碍,冲进白王体内。

“如果他能活着就算他通过,若是死了。”人影踏步身前的光幕,最后回头道。

“那就干枯在这被囚禁的区域,不要埋葬。”

大人彻底消失,古索尔大呼一口气。

古索尔知道这次自己闯祸,虽然是诸多不可控因素导致,但祸端因他而生,他必须做出点什么向大人证明他是有价值的。

他要继续完成他的作品。

古索尔口中的大人在无人的地方重重地将身体砸在王座之上,眼中满是忌惮,对方才与他交手片刻的银泡人的忌惮。

西藏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吴忠好的妇科医院
丹东治疗妇科医院
西藏牛皮癣
吴忠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